41岁被踢出董事会,8年后却携200亿卷土重来,他说有付出就会有收获!

创业故事 查看评论

  牛根生是苦孩子出身。不到1岁,就赶上大跃进、大浮夸,连树皮都没有吃的父母只好含泪把他送给一户养牛的人家。

  更惨的是,14岁那年养母因病去世,19岁养父去世,牛根生彻彻底底成了无家可归的孤儿。

  打铁还需自身硬

  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,领导的眼睛更是如此,半年后,牛根生被提拔为测瓶组组长。

  此后,靠着苦干加蛮干,车间当年扭亏为盈,牛根生被破格提拔为销售经理。

  苦咖啡,遂成了伊利历史上一个重要转折点!

  雄关漫道,迈步从头越

  缺人?牛根生最不缺的就是兄弟,他身边总有一群出生入死的铁杆,他去哪,兄弟们就去哪。

  缺资金?牛根生卖掉自己的股份,筹到100多万,但远远不够。

  于是,1999年1月,在呼和浩特一间53平方米的楼房内,牛根生开始了蒙牛的商业传奇。

  “第一个采用现代代杀菌技术,无论牛奶里有多少细菌,高温一过,都能杀死。”

  三大战役定乾坤

  第一战是以退为进,赢得奶源。竞争对手为了封杀蒙牛,对奶源严防死守,蒙牛的牛奶车被半路拦截,收奶员被不明身份人员打伤。

  “凡是同行大企业有奶站的地方,蒙牛不干。”

  “凡是跟同行收购标准、价格不一致的事,蒙牛不干。”

  牛根生一次性拿出500万,给5千户养牛户发放贷款,“亏了算我的,赚了是你的。”

  你想啊,养牛户不是傻子。一看牛根生这么实在,鄂尔多斯附近很快就涌现出2万多专业养殖户。到了2000年,日收奶量首次突破100吨,一年后突破200吨。

  第二战是明修栈道,暗渡陈仓。解决奶源只是第一步,问题是到哪里加工牛奶呢?

  但是,同行依旧从中作梗,很多牛奶加工厂根本不敢与牛根生合作。

  1999年2月,他经过秘密谈判,和哈尔滨的一家乳品企业签订合作协议,由牛根生派团队接管这家公司,条件是让这家企业起死回生。

  此后,经过3年的鏖战,在距离呼和浩特和林格尔县,牛根生建起了自己的第一家工厂。

  第三战是舍近求远,迂回前进。2000年,伊利,三元,光明等瓜分了黄河以北的大部分城市,硬拼显然是死路一条,所以,牛根生把目光投向了遥远的深圳。

  偏偏牛根生不信邪。

  “来自内蒙古大草原纯天然无污染的牛奶。”

  最关键的是每个小区前面10箱免费送。

  此后,牛根生一鼓作气拿下了大连与上海两大城市。

  效果显而易见,2001年销售额突破27亿,并以每年40%的速度递增。

  “神五”刚一着陆,电视、户外、网络上到处就是蒙牛与“神五”捆绑的身影。

  4年后的2007年,这一数字达到200亿。牛根生仅仅用了8年时间,就成为行业第一。

  不过,这一切,都在2008年戛然而止。

  政府进驻,经销商倒戈,消费者退货,牛根生苦心经营9年的蒙牛声誉毁于一旦,一天赔掉2000万,直接损失20亿。

  尽管他把2008年日期前生产的乳品全部下架,所有产品全部销毁。但蒙牛依旧跌入深渊,成了一只待宰割的羊,随时面临被外资并购。

柳传志连夜召开董事会,48小时之内就将2亿元打到老牛基金会的账户上。

分众传媒江南春为牛根生准备了5000万“救急费”。

  就这样,牛根生挺了过来!蒙牛挺了过来!

  成功后的牛根生没有忘记自己当年吃过的苦,他对老百姓的疾苦感同身受,所以把更多的时间用在了公益上。

  他为大连师范大学捐赠300万元。

  5年时间,牛根生做公益累计花掉9个亿,2016年他更是加入了巴菲特和盖茨的“裸捐计划。”

喜欢 ( ) or 分享 ( 0 )